快捷搜索:

丈母娘跟女婿睡一张床,我和丈母娘睡在一张床

这对我无疑是一次至关紧张的抉择。当晚,我独自闲步在大年夜街上,点燃一支烟。我想了很多很多。我首先想到了我的妻子阿兰——一个活泼、善良的女孩蒙受了爱情被劫后,经历了如何的心灵阵痛和挣扎,她在亲情爱情之间作出如何的选择、平衡与和谐?

想起我的丈母娘——一个徐娘半老、风姿犹存的女人。事实上她并不风流,为了女儿千辛万苦守寡多年。因不停固守妇道,赢得众口皆碑。她的心坎和情感深处深深地藏着什么?

我又想到了自己。我是一个龉龊而鄙俚的汉子吗?记得我从情窦初开时就曾不停逝世守着爱情信念,毫不做朝秦暮楚的汉子,绝反面妻子以外的女人有肌肤之亲。事实上,30岁之前我做到了。可为什么妻子出国几个月,我竟会躺在另一个女人的床上?我深深地爱着阿兰,但我反水了对她的允诺,也反水了自己的爱情信念。

很多工作是解释不出来的,就像这种反水。我和丈母娘的私交,可以说是两情相悦,没有人拿着枪逼我和她做嗳,爱情照样乱伦我分不出来。假如此次搬回去,盼望我能够从这个难题中走出来……

(责任编辑:熊掌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